• 2011-11-05

    Back to Shenzhen - [psychedelic]

    三年了,终于回地球了。

    离开之时,总要回头看看走过的路。

    从一个零资本的新玩家,经历了一段匍匐前行的路程,当马仔,被人踩。就算曾经自尊心再强,成功欲望再大,也必定遭到无情地摧残和践踏。任何群体中的前辈,都对打压和折腾后辈这件事乐此不疲。当然,没有经历过这些精神暴力,谁也不会觉得地位和荣誉赢取得有价值——自然法则有它的天道。

    曾经看轻我的人,令我痛苦的人们,我也要感谢,没有你们我也不会成长。现在的我,stronger, tougher, and more determined.

    如果你因为工作而忽略了这个世界有多么广阔和美好,那是你的错。

    下一站,我来了。

  • 上一次更新居然是去年11月,不是这半年没东西可写,而是前所未有的忙。

    五一回长沙,休养些时日。车开了五千公里还得保养,才26岁,太早跑出了毛病要大修,就不划算了...

    推荐人民路有家路边的烧烤的玫瑰肠不错,在靠湘江那边,晚上生意超级好,和老同学铁哥们一块吃饭聊天,发现工作三年都是一个坎啊,离职的离职,换行的换行,回家的回家,结婚的结婚。

    我自己呢,依然在马来西亚待着,单身中,读书中,打拼中...人生进度是慢一拍还是咋的?

    这条路,我也只能这么走着。熬着,憋着,抱着希望,脚步不停歇...

  • 2010-11-04

    Monologue - [breathing]

    下一站是曼谷。之前去过的普吉,芭提雅,还有现住的吉隆坡...每一个城市,就像一个女人。有她的内涵,有她的风情,有她的记忆...

    海外的旅行,已然是常态。日子在流转中逝去,沐浴在太平洋柔和的暖风中,心绪总是宁静,深沉的。

    每次遥望大海,总能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某处,和这深不可测的蓝色星球连结着,人的存在,真的很渺小...

    工作之余的生活,除了在Office,下班就在附近吃饭,晚上和周末就呆在公寓,200多平的房子,常常是空的,一个人看书,一个人弹吉他,一个人唱歌,一个人在楼下泳池游上N圈。

    然后,又是business trip。拖着行李箱穿梭于机场,在候机厅和飞机上看书打发时间。我还是觉得雪邦机场最漂亮,这个建筑群看不腻。

    有时在候机,看着各色人群,几里哇啦地说着各种语言,熙熙攘攘,来来往往,他们要赶往自己的目的地。而我就像看风景一般,欣赏这个世界的喧闹和生气...

    生活,却不过也是一趟旅途。身边的人来了,人走了。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    偶尔悲怆,很多在乎的,已开始不在乎...

  • 2010-05-11

    Goodbye - [psychedelic]

    被放逐的人,异乡的夜晚,寂寞的边界,无奈地写一段剧本,剧中人,最后也说出了预设的,再见。

    这一刻,仿佛看见各自完美的微笑。

    我们在迅速老去。现实的思维惯性,正在逐步把我们的灵魂全部侵占。也许再过不久,就再也无法体会一些纯粹的美好,所有我们要去喜欢,去接纳的东西,都要先被各种条条框框过滤。

    这个过程中,一切丧失了原有的养分,剩下一堆生硬的渣。

    我们伪装得很好。却难以真的了无牵挂。

    房间的行李,零零散散,某些触感,气息,味道,依旧惹得人惆怅。

    人们回避的,恰恰是离别。

  • 2010-05-09

    Time traveller - [psychedelic]

    父亲说,别看现在还早 ,到 成家立业,也就是一晃便过去的事。


    时间一刻不停地往前走 ,很多“临时”的,变成了“过去”,尔后变成了无法弥补的“历史”,有的还凝固成了一块块的痛,在心中时常发作那么一下。


    生活的状态,就像是一种不稳定化合物,需要一个持续运转的变动状态,我想,这种变动只要一直趋近于既定轨道,就不会太过焦虑和痛苦,毕竟人最后需要的是安稳与愉悦。


    在混乱和压力中挣扎时,我努力用秩序和原则使一切趋于稳定。当一切好不容易稳定下来,我开始觉得稳定舒适,并且想维持下去时,却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极端。又开始在麻木和迟钝中挣扎。


    其实,还是欠火候。


    情或爱,减少焦虑,给予平静,却没谁再往前迈一步,因为谁都不愿意谁受伤。不须挣扎吧,只须在离开时,轻轻说一声。再见,不愿再见。


    或许,又再见...